夏日的夜晚,只要沒有風就談不上涼爽,與外頭的悶熱形成對比,室內在空調的運作下十分舒適宜人。

李赫宰背倚靠著牆,正悠閒地坐在床舖上滑著手機享受熬夜時光。隔天不需早起難得沒有行程的日子,規律生活似乎就會和他揮手道別。夜晚格外安靜,也讓人貪心想多醒著一會兒,不願如此早入眠。

放下手機,該睡了嗎?沉思......想到李東海先前睏得要睜不開眼時對他說還不睡嗎?這樣下去會死的。」嘴角就不禁揚起好看的弧度。

房內只點了盞小夜燈,擺在李赫宰的左手邊,微弱的燈光籠罩下一切都變得柔和起來。轉頭去看身旁熟睡的李東海,標準的側睡姿勢看起來很乖巧,看不清李東海幾乎埋在被子裡的臉孔,僅能看見好看的鼻樑線條。輕輕摩娑臉頰,愛不釋手,這個一直住在自己掌心裡的傢伙。或許是被摸煩了,李東海半瞇著眼看了看始作俑者,一邊伸手阻擋不斷襲來的手,一邊用棉被將頭部緊緊蓋住。

「知道了...知道了。別悶著。」李赫宰忍住笑溫柔拉下包裹住李東海的棉被,映入眼簾是李東海不知是睏還是生氣亦或是兩者皆有的表情。

「睡吧。」柔聲對著李東海說,這是專屬於李東海的溫柔,來自於李赫宰。
「嗯。」像是啟動睡眠開關似的,李東海閉起眼很快便再度陷入深深睡眠。

李赫宰側躺在李東海身旁,凝視著愛人的睡臉,隨著歲月的前行而留下淡淡刻痕,不過仍舊是十年如一日的少年心性和臉孔。

看著東海的臉李赫宰想起很多事,想起和成員們共同經歷的風風雨雨,那是一段艱苦但美好的日子,同時也想起年少時的彼此。不確定自己是從哪一刻開始愛著李東海,也許是在東海親吻自己時、也許是在他陪著自己哭泣時、也許是他給予溫暖擁抱時,但在某一晚他光是看著李東海睡得安穩便覺得很幸福那刻,他忽然體認到自己是如此愛著李東海的事實。

一開始對愛迷惑時,希望自己是先不愛的那一方,因為不想受傷、不想承受被拋棄的痛苦。相愛幾年反倒寧願東海是先不愛的,不想東海過得太辛苦,不捨得讓他成為被丟下的人。年紀小時不懂,以為這樣就是所謂真愛的盡頭,直到成長後才發現兩人早已把對方刻進自己的生命中,他們會一直一直在一起,誰也不會離開誰。

記得入伍前,東海的狀態不太好,雖然努力隱忍但偶爾會一個人望著遠處若有所思。赫宰約了東海出來見面,兩人並肩坐在長椅上,他叨叨絮絮各種叮嚀,彷彿變身成為正洙哥。赫宰見東海沉默不語,越發擔心這個一直以來總由哥哥們、自己看護著的寶貝,或許人長大就會變得多愁善感,赫宰猛地紅了眼眶,連平時不會說出口的話竟也一湧而出東海,很多事我沒說怕你不知道,不知道...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我至今對你的所有想法、感......我都想告訴你。你的所有事我都知道,我希望你也可以知道我的所有事,我也想住在你的掌心裡。多照顧自己,好嗎?之後,我們就不會再分開了。」那天東海允諾了赫宰,然後他們都哭了。

漫長的軍隊生活結束,他們迎了彼此回家。
他的李東海到底還是長大了,順利完成人生中重要的里程碑,變得更加堅毅和勇敢。
所幸,李東海還是那個李東海,仍舊非常樂於被自己照顧。李赫宰對於這點相當滿足。

 

「你還沒睡?怎麼了?」李東海帶著濃濃的睡意問道,對自己已不知睡了幾輪起來發現赫宰居然還醒著感到不可思議。
「要睡了。」

 

將李東海抱攏過來,懷裡人的小腦袋慣性蹭了蹭熟悉的胸口接著尋找最舒適的角度便安靜下來。
李赫宰默默感受著懷中愛人的溫暖與均勻的呼吸,擁抱著、珍惜著。

 

是呀,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哪怕是一小段日子,也不會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緋魚 的頭像
緋魚

緋魚天空

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